2007/05/01

流行




看这两张照片,第一反应是“CAO!”,第二反应是“谁做的?”,第三反应是“CAO”

建筑业对高度的兴趣日渐冷淡的当下,“悬挑”愈发成为建筑师们的新宠。Wright,OMA,Hadid,MVRDV,Chipperfeild...大师们不断证明着结构师的万能,与此同时,对悬挑变态地追捧也在全球蔓延。昨天看Domus,韩国一个小别墅,卧室整个以绯疑索思地支点悬挑在整个建筑的一条顶边;今天有看到这个美国本土建筑师的作品,db上的对该建筑的介绍有这么一段 (in competition)“The preferred European, Peter Zumthor, was deemed too snooty, too uncompromising and too cost-insensitive, so the decision makers chose Diller & Scofidio, architects with little built track record, for the $51 million (£26.4 million) building. They presented with pizzazz and the whiff of fresh ideas. An added boon — they are American.”
我突然觉得,悬挑,必将是未来世俗建筑领域的兴奋热点。或许现在人们会有犹豫的恐惧,但像玻璃幕墙、摩天楼一样,最终人们会像爱海洛因一样爱他们。

我们呢?

4 条评论:

limnmil™ 说...

从原始社会的简单遮敝,到建成了一个像样的房子,接着人们开始对高度的追求.高塔.然后是巨大的建筑,接着是悬挑,跨越,然后,直升飞机出现了,他们能够24小时不间断的拉着房子满天飞.是的,我们相信,房子会飞的...

晋涵 说...

那个小别墅我也看到过。。。太刺激了。。。

qiyuan 说...

diller+scofidio是两个很有理论的建筑师。也许我们如果要搞大悬挑,最先要学习的反而不是相关技术,而是理论!哪天能说服谢振宇在自己的学生设计里用超大悬挑,以后出去绝对无往不利了。

timeknows 说...

其实,真正我现在在想的是:fold到底还能走多远?

对于德勒兹引入建筑的fold这个概念,已经被那么多人所运用,太多的运用已经使得fold这个概念失之庸俗-太多的fold就是没有fold。

对极简的崇拜是否真的那么有必要(fold使得floor/wall/roof成为一体)?

oma/koolhaas的jussieu已经给出了fold这一概念最范例式的答案,之后的太多是否也以为着太滥(至少oma的几个叛客都在用fold吃饭,包括mvrdv/unstudio/big/jds...希望rex不是,rex也应该不会)?

 
TEMPLATE HACKS AND TWEAKS BY [ METAMUSE ] BLACKCAT 1.1